感情路上的我

推薦人:匿名 來源: 網友推薦 時間: 2015-06-14 14:00 閱讀:
  那年畢業走入社會,當時是打算找份工作上班的,只是后來,爸爸的同事見了我,就勸爸爸和我,或許爸爸真心舍不得我吃苦,最后我被爸送到一家電腦培訓中心,開始了為我今后工作成長作鋪墊的學習之路,那段時間,偶爾的去上上課,偶爾地偷下懶不去,沒去上課的時候,我就在住處,一個人搬著一張凳子,坐在走道后面的頂端,雙手趴在欄桿上,眼睛盯著樓下前方那一口長了一小片空心菜的池塘,傻傻地發呆,也不清楚自己在想什么,或許在想家,在想同學。

  陽光很好,照在身上很暖和,突然聽到腳步聲,我轉身回頭,他頂著一頭稍有一點長的碎發,人長得高高瘦瘦的,戴著一副透明眼鏡朝我的方向走來,第一眼覺得這男生好酷,就像電視中那種酷酷的男生,我住的那棟樓都是爸他們公司的同事,當時想:他也是爸他們那公司的?還是只是隔壁大哥的朋友?從這次后,后來還見過一次,只是匆匆一瞥。

  時間一天天過去,課上完了,最后也沒去找與我所學的相關工作,又被爸拉到了他們公司做了一名品檢,剛進去那會,因為是新進去的,有些同事就會跑過來找我聊天,想到那時就覺得好笑,自己特膽小和害羞,只要哪個男生往我前面一站,我臉就立馬紅,別人問我話,也是一個字兩個字的回答,從不多說一句。那時總是被一個叫我‘小不點’的大姐姐照顧著,最后她要離開公司,因為是臺資廠,所以早上都有做早操的習慣,那天,邊做早操邊流淚,真的很舍不得,我不知道她離開了,我該怎么辦?人有時候很多的不習慣,你必須要慢慢去接受。

  那天,我在我們部門看到了他,當時覺得很眼熟,我也沒在意,后來,和我們住在一棟樓的大哥跟他講話,我才想起來,原來是他。沒想到世界有時真小,我們竟然在同一部門。雖在同一部門,我們幾乎沒說過話,公司又新進了一批人,我又認識了一位廣西的大姐,碰巧大姐和他是同鄉,大姐雖然比我大11歲,但我們沒有年齡上的隔閡,溝通上面一點問題也沒有,就像一對很要好的姐妹,她總是笑話我:你認我做干媽,好不好?我回笑說:哪有這么年輕的干媽?

  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大姐偶爾下班后就跑到宿舍樓頂,一呆就很久,有一回,我就說:你怎么老往樓頂跑啊?也不叫我。她說:我那老鄉找我聊天。我只說:哦。后來我從不再問她為什么往上面跑,也不會問她們在上面聊什么,因為跟我沒關系。

  過了段時間,公司又進了新人,來了一位與我是同一鎮上的小女孩花花,她比我小一歲,我倆的性格截然相反,她大方,開朗,漂亮。上班的時候,我們幾個總是會聚在一起聊聊天,不過這聊天僅限于沒有臺干在的時候。(美文網 )突然有一天,花花對我說:那男生喜歡你。我說:那是他的事,跟我沒關系。花花說:你不喜歡他嗎?如果你不喜歡,那我就去追了。

  有一天,我和大姐拿著一塊餅在路上邊走邊吃,正好碰到花花與那男生,花花對我說:你可別告訴我媽,不然她得說我。我開玩笑說:我偏要跟你媽講。從那天開始,花花開始為他織毛衣,一個星期不到的時間,花花就把那件毛背心織好送給了他。那速度對我這種不會織毛衣的人來說,我真不敢想。我挺佩服花花的敢愛敢恨,這是我這么多年來一直做不到的,只是最后,她倆也沒走到一起。

  在分公司呆了一年左右,最后因個人原因,我申請調去了總公司那邊,不過,跟大姐一直從沒斷過聯系,就算最后我從總公司辭職,與她分開了,偶爾地我們也會聚聚,時隔四、五年,大姐跟我講她以前去樓頂的事情,跟我談了她倆的談話內容,說到最后,大姐說:他告訴我,他已經找了個女朋友,性格跟你像。我只是笑笑,什么也沒說。

  我喜歡也欣賞漂亮的一切,但這跟有些事沒關系,或許第一次的見面,我也有過憧憬與心動,但也只限于那么一下。

贊助推薦

#第三方統計代碼(模版變量)
足彩胜负彩奖金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