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夫的影子和稻草人

推薦人:匿名 來源: 青藤文學 時間: 2015-03-13 16:08 閱讀:
農夫的影子和稻草人


  稻草人立在地頭,戴著一頂破草帽。有微風吹過,那懸掛在直杠杠舉著的兩臂上的筍殼葉便晃蕩起來,發出一陣“嘩啦啦”的聲響。驚得落到地塊上來的鳥雀“撲愣愣”一下子又飛回樹上去。地里的小麥剛收割,只留下麥茬。在稻草人的眼里,既有使命已經完成的輕松,更有從今以后派不上用場的惆悵。

  太陽緩緩地從遠處的山尖上升起,大地一下子籠罩在陽光織成的彩綢之中,一個農夫荷著鋤向立著稻草人的地塊走來。他那被太陽光放大了的長長的影子,也扛著一柄大鋤,匆匆走在農夫的前面。只見影子一會兒偏左一點,一會兒偏右一點,仿佛在護衛主人別跌下田溝里去了似的。農夫看見那碩大的影子,鞍前馬后對他顯出如此殷勤的模樣,禁不住笑了一聲。影子知道那是表示對它滿意的笑聲,因此心里份外得意起來。

  農夫到了地頭,開始干活。影子不敢怠慢,也緊跟著一鋤一鋤挖起來。它是影子,也就是說,它只是在做出挖地的樣子罷了,實際是一點也沒有什么實效。但它的認真勁確實是可欽佩的。

  農夫偶然抬頭看見了地頭的稻草人,隨口說了句:“小麥都收了,怎么還立在這里,簡直就像個沒用的流浪漢,該拆掉了。”但農夫說過這話后就又忘掉了。

  影子手臂長,鋤柄長,一鋤下去就到了稻草人的腳邊。它因聽見了農夫對稻草人的看法,特別是它發現稻草人竟也有一個草影,就更在心里生出一股火氣來。于是,它惡聲惡氣地對稻草人說:“沒用的東西,你呆頭呆腦立在那里干什么,小心我一鋤將你那頂破草帽打下來,滾遠點!”

  稻草人聽見影子這樣咋呼,就趕緊將自己的草影挪到身后去了。但影子不肯罷休,在農夫埋頭干活的當口,它揮動手里的長鋤柄,不停地在稻草人身上晃來晃去。這種惡作劇嚇得稻草人簌簌發抖,以至農夫幾次停下鋤來四處看。而這時,影子也停止了挑釁,裝出一副老實的樣子。農夫左顧右盼,最后眼睛落在稻草人身上,他看見是稻草人身上在發出窸窣的聲響,便以為是風吹在稻草人身上的緣故。又說了句:“那稻草人沒用了,該拆掉了。”

  影子趁農夫又低頭干活時,對稻草人說:“怎么樣,這下我可以將你這呆瓜頭上的破草帽打下來了吧?”

  稻草人不敢吱聲,只是將自己的草影緊緊地收在身邊。

  太陽越升越高,地里的溫度也漸漸高起來。農夫不時停下來用手去抹額上的汗水。影子也不失時機做出伸手抹汗,一副勞累的樣子。不過,影子這時也的確被烤得夠愴,它悄悄地不著痕跡地收縮身子,盡量減少被灸烤的面積,同時不忘在農夫挖一鋤時也挖一鋤下去。但到后來,連它自己也不覺得,它已經收縮成了一團。以至手里的那柄鋤頭幾次都險些砸在了農夫的腳上。農夫低下頭,發現已經縮在腳邊的影子,又抬頭看看天,嘴里說了句:“瞧,太陽都當頂了,確實累了,該收工了。”

  影子早盼著這一句話,同時還盼著農夫記起他說過的拆掉稻草人的那一句話。它用手去拉農夫。農夫沒有理會,而是扛上鋤往回走。影子也只得趕快扛上鋤,雖然沒有來時那么趾高氣揚,但忘不了跟農夫腳跟腳,忘不了回頭向孤零零立在地頭的稻草人。

  二

  稻草人身上的稻草已經發黑,地里的玉米苗齊嶄嶄長出來,將那一帶地塊全染得翠綠。

  農夫在地里施肥,影子仍然緊跟在農夫的腳邊做著同樣的動作。農夫沉浸在忘我的勞動中,直到聽見有什么東西發出一陣緊似一陣的“嘩啦啦”的聲響,才驚醒過來。他看見,原來是稻草人掛在兩臂上的筍殼葉在一陣疾風的吹動下發出來的。抬頭看天,天已經不知在什么時候布滿了烏云,預示著一場風雨將至。低頭看,才發現一直在腳邊的影子已不知去向。影子總是用這種悄然跑掉的方法來警示主人的。雖然這方法不怎么好。

  農夫焦急起來。因為回家得走一大段距離的路,而地里的肥還沒有施完。怎么辦呢?此時,他聽見稻草人掛在兩臂上的筍殼葉被風吹得更張揚了,直飛起來碰在它頭上的那頂破草帽上。稻草人是在告訴農夫:“就把我頭上的草帽拿去戴吧,雖然破一點,但遮遮雨還是可以的。”

  農夫遲疑了一下,果真上去將稻草人頭上的草帽取下戴在了自己頭上。而這時,密密麻麻的雨下來了。農夫因為戴上了草帽,一點沒有被淋著,還施完了地里的肥。可憐的稻草人,因為沒有了草帽,全身上下每一根稻草都淋透了。

  太陽從烏云里出來,農夫立在地邊,看著已施了肥的玉米苗長得更加茂盛,心情十分舒暢。他低下頭,又看見影子鋪在腳邊。影子抬起一只手指著它的頭,說:“頭上戴了一頂非常難看的草帽,見笑了。”農夫于是想到了戴在自己頭上的草帽,想到要是有人這時看見他戴著一頂這樣的破草帽該會怎樣嘲笑自己,就趕快將草帽從頭上取下來。那草帽在手里,顯得更丑陋不堪。農夫想到自己竟曾戴過這樣的草帽,而且戴了那樣久的時間,就感到仿佛受了稻草人的捉弄,不禁怒火中燒,一抬手,將破草帽遠遠扔進了從地塊邊歡快地流淌而過的溪水里。

  稻草人看著這一幕非常傷心。要知道,這草帽是它風餐露宿唯一的遮擋呀。

  農夫開始往回走。影子緊緊地跟著。

  光禿了頭的稻草人,孤零零地立在地塊邊,周身的水順著腳跟往下淌,也不知是淌的淚水還是雨水。

  三

  農夫走近小溪邊。他的長長的影子拖到了一塊礁石前。

  影子將它的身子靠在礁石上,就和礁石攀談起來:“你好,石先生,我是陪我的主人也是朋友來這里的。他喜歡你水晶般清澈的流水。我也喜歡。”

  礁石十分討厭影子,只是齆著聲在鼻腔里哼哼算是回答。而影子卻顧自炫耀起它對主人的忠心和主人對它的友情來:“我對主人忠心耿耿。外出時,我走在他的前邊;歸去時,我走在他的身后;他在小院里徘徊時,我就陪伴在他的左右談心。他既是我的主人,我們也是朋友。總之,我是勇敢的影子,我保護我的朋友。”

  礁石記起有一次農夫在溪岸上被人追打的事,忍不住發話說:“可那次你的朋友逃跑時,你不也在跑嗎,你怎么不勇敢地站下來保護你的朋友?”

贊助推薦

#第三方統計代碼(模版變量)
足彩胜负彩奖金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