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宿命木牌

宿命木牌

推薦人:匿名 來源: 故事中國 時間: 2015-02-10 13:22 閱讀:
  我用力的關掉電視,什么恐怖片?這種對話太無聊,有些惡心,我不能想象一個人被活生生解剖的感覺,太殘忍!
  我打開電腦開始構思我的一篇恐怖連載,本來已經不打算繼續寫恐怖小說了,可是許多讀者更喜歡看我的這類文字,我感覺很痛苦,有時寫到投入時,會陷入自己小說的噩夢中無法自拔,為此,翼總是擔心我有一天會瘋掉,他永遠都不明白為什么一個女孩子這么喜歡在三更半夜的時候寫恐怖小說,我也不明白!
  對著電腦,我的腦子一片空白,很奇怪我今天晚上居然沒有一點靈感,思想似乎已經被耗干,我無奈的關掉電腦正準備睡覺,一眼瞥見梳妝臺的鏡子里面映著一張床,床上面躺著一個人正在朝我微笑著,那是翼!我猛的一驚,他不是值班嗎?怎么會在床上?他什么時候回來的,我怎么不知道?
  我回頭一看,床上什么都沒有,再轉頭看鏡子里面,確實什么都沒有,我突然感到一種莫名其妙的恐懼,害怕。總感覺這間屋子不止我一個人存在,我躺到床上用被子裹住自己冰涼的身體,絲毫減少不了這種恐懼,最是在這一刻,我想念翼,多么希望他能夠早點回家,我拿起電話撥通他的手機,電話那頭響起一個女子蒼白而凄涼的聲音,你找誰?
  我渾身打了一個冷戰,沒有說話就把電話掛了,我一定撥錯號碼了,然后我非常小心的再重新撥了一次,依然是那個女子的聲音,找誰?
  這下我確實呆了,怎么回事?翼的電話怎么可能在別的女人手里?于是,我硬著頭皮問她,王翼在嗎?
  他不在!
  可今晚不是他值班嗎?
  不是,張教授值班!
  那你是誰?
  電話那頭是一片寂靜,隱約聽到一絲詭異的笑聲,那笑聲很奇怪,似乎帶著痛苦,又像是呻吟,然后那頭出現忙音,她掛了我的電話!
  放下電話以后我不停的胡思亂想著,跟翼在一起生活的兩年來,我們感情一直非常好,他從來沒有事情瞞我,我只是討厭他的工作,每次他從解剖室回來,我總感覺他身上有股血腥的味道,我不止一次的希望他換工作,可他似乎對人體解剖有著一種狂愛,還好他的工作絲毫不影響我們之間的感情,于是我也只能任其自然!
  可是翼最近一段時間變的恍恍惚惚,總是鎖著眉頭呆在一個角落不停的抽煙,我知道他一定碰到了無法解決的事情,可是他不告訴我。我太了解翼,只要他自己不想說,無論你怎樣問,他都不會說的,但我知道,他更多的是擔心我!
  我想了一千種理由也不明白他的電話為什么是個女人接的,那女人的聲音冷的讓人害怕,翼今晚沒去值班,那他去了哪里?他為什么要騙我?我們感情如此的好,他沒有任何理由欺騙我,如果是打錯電話的話,那個女人怎么知道翼?可是我閉著眼睛也不會按錯翼的號碼,一滴眼淚滑了下來,我真的希望是自己撥錯號碼了。
  凌晨六點,我聽見開門的聲音,翼走進臥室在我臉上吻了一下,他一臉的疲憊和憔悴,身上是我熟悉的那種血腥味道,他馬上感覺到我的反常,很驚訝的問我,玲,你怎么了?一夜沒休息?
  恩,我睡不著。
  又寫了什么恐怖小說?
  沒有,寫不出來,沒有一點靈感!
  不要總是寫那些恐怖死亡的文字,我很擔心你,知道嗎?
  我沒事的,很累了吧?早點休息!
  恩!他邊說邊在我身邊躺了下來。
  翼,你今晚去了哪里?我本來不想問的,可我還是忍不住。
  恩?值班啊!
  真的?沒有騙我?
  他用手撫摩我的身體說,當然是真的,我什么時候騙過你?
  可是我打你手機是別人接的。
  怎么可能?我電話一直在我身上,而且電話也沒響過。
  我是說真的!
  誰接的?
  一個女的。
  一個女的?怎么會呢?撥錯號碼了嗎?
  我閉著眼睛也不會撥錯你的號碼,何況,我還撥了兩次,都是她接的!
  奇怪了!翼的眉頭緊緊鎖著。
  怎么了?
  解剖室里最近出了很多怪事,被解剖的尸體第二天會無緣無故的更換地方,而且還會少一些內臟和血液,接連幾天都是這樣,我很頭疼。
  天那,怎會這樣?還有誰有解剖室的鑰匙?一陣寒意穿透我的骨髓,我渾身發冷。
  張教授,可是不可能跟他有什么關系的!
  難說!我突然想到那個接電話的女人,我問翼,你們今晚解剖的是什么?
  一個女人!
  天,會不會……!我只感覺全身冰涼!
  不,不會的,怎么……!剛說到這里,翼突然開始渾身發抖,臉色蒼白的沒有顏色,眼里是死灰樣的恐懼,蜷成一團不停的用手撕扯自己的頭發和臉,嘴里發出一種崩潰和可怕的呻吟,我被他的舉動嚇呆了,我緊緊抱著他大聲的喊著,翼,你怎么了?怎么了啊你?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我什么都答應你,什么都答應!翼因驚嚇過度而失去掙扎的能力,我斷定他這些話不是跟我說的,可是整間屋子除了我跟他還有誰?我努力的向四周看去,什么也沒有,我開始的幻覺沒錯,這個房子還有另一個人存在,或者說——根本就不是人!
  翼破裂的聲音在凌晨回蕩著,就像千萬條毒蛇一樣吞噬我的心臟,翼蜷縮成一團無力的痛苦扭曲著,然后他突然掙脫我從床上跳了下去,逃也似的向問外沖去,像頭中了邪的發瘋野獸,我緊跟著他追了出去,剛跑到門口,他突然停下來,猛的轉身用那種血紅而陌生的眼睛盯著我,好象要把我活吞一樣,從來沒有感覺他這么恐怖,這么陌生,離我這么遠,我嚇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整個身體被定住喪失知覺,然后他眼睛一閉,像個僵尸一樣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我確定翼不再動彈,慢慢走到他的身邊,看他熟睡的像個孩子,臉上是被他自己抓的血紅的傷口,正在往外滲出一點點的血液,我終于忍不住失聲的哭了起來,我真的不知道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只是一剎那,所有的東西都變的那么恐怖,翼像中了魔法一樣不受控制的發瘋,又好象被什么東西控制了,我想著翼剛才的話,“不要過來,我什么都答應你!”,有什么東西在騷擾和控制他?那個東西如果是存在的,我怎么會看不見?翼是不是能看見?可是這到底是個什么東西?
  翼一直處于熟睡狀態,他太重了,我弄不動他,只能坐在他的身邊守著他,那種從未有過的恐懼像空氣一樣無法避開,然后,我的眼睛落在他的脖子上,他的脖子上正掛著一塊用黑色繩子穿住的木牌,這塊木牌有著非常奇怪的圖案,中間是種像八卦圖樣的東西,四周圍是不同的小骷髏頭,這是什么東西?我以前怎么從來沒看見翼帶過?的東西,可是這一刻,它卻讓我渾身發冷,我必須要取下這塊鬼東西,我剛伸手去觸摸它,突然就像被什么電了一下,手指鉆心的痛,我重重的倒在地上,我居然不能觸摸它?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

贊助推薦

#第三方統計代碼(模版變量)
足彩胜负彩奖金计算器 河北11选5预测任三 美东二分彩官网 天津时时彩开奖号码删除 体彩p5开了100000注 吉林11选5开奖号码公告 立博亚洲真人百家乐 陕西快乐10分中奖金额 排列五走势图带线 云南彩票停售通知2020 足彩4场进球预测 澳洲三分彩官网开奖 湖北11选5投注及中奖 两码中特期期准免2码中特永久公开 DS视讯 江西多乐彩怎么好 亿客隆计划聊天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