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鵝冤”背后有何司法難點?

推薦人: 來源: 時間: 2020-07-06 11:05 閱讀:

  中新社北京7月4日電 題:“逗鵝冤”背后有何司法難點?

  在中國古典悲劇《竇娥冤》中,竇娥因司法腐敗而亡。而近日備受社會關注的“逗鵝冤”,則折射出當前存在的一些司法難點。

  “逗鵝冤”是網民就騰訊與老干媽之爭而創造的新詞。企鵝是騰訊開發的即時通信軟件的標識,人們常用“鵝”指代騰訊。“鵝”之“冤”在于,騰訊狀告老干媽拖欠廣告費,老干媽表示從未與騰訊進行任何商業合作,并向警方報案。貴州警方初步查明,系三名犯罪嫌疑人偽造老干媽公司印章,冒充該公司市場經營部經理,與騰訊公司簽訂合作協議。

  騰訊與老干媽之爭被推至臺前,始于廣東省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在6月29日上傳至中國裁判文書網的一則民事裁定書:法院同意支持原告騰訊公司的請求,查封、凍結被告貴州老干媽公司名下價值1624.06萬元(人民幣,下同)的財產。該裁定書還披露,騰訊起訴老干媽的立案時間是2020年3月17日,南山法院對騰訊申請的財產保全作出裁定是4月24日,且是“訴訟保全”而非“訴前保全”。

  這份裁定書具有什么效力?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師事務所律師朱逸聰表示,“執行實施類執行裁定書”不是判決書,也不是強制執行文書,而屬于訴訟保全類執行文書。“申請訴訟保全的原因之一是為了防止判決難以執行。”他說。

  也有律師認為,根據民事訴訟法規定,騰訊申請保全老干媽的逾千萬元財產并提交了相應擔保,屬于情況緊急,法院作出保全裁定無可厚非。

  不過,中南林業科技大學政法學院教授雷鑫認為本案中是否有必要“訴訟保全”值得商榷。民訴法規定“訴訟保全”應符合一定條件,其實質條件是存在因各種主、客觀原因可能使人民法院將作出的判決難以或不能實現的情況,或者存在可能使當事人的利益遭到不應有的損害的情況。“以老干媽這樣一個行業巨頭的地位,很難想象,其不能履行1600萬元債務。”他說。

  存疑之處還在于上述裁定書載明“本裁定書送達后立即執行”。老干媽方自述是在6月10日接到相關法律文書,但7月1日受訪時稱“該裁定并沒有執行”。此外,騰訊方稱“多次催辦無果,因此不得不依法進行起訴”,老干媽方稱“在接到相關法律文書前,騰訊公司從來沒有催收過廣告費”。雷鑫直言,雙方面臨糾紛時首先應共同查清問題所在,根除糾紛產生的原因,而不是直接通過司法手段予以施壓。

  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表示該案正在進一步審理,最終結果以合議庭的意見為準。而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在審理經濟糾紛案件中涉及經濟犯罪嫌疑若干問題的規定》,經審理認為不屬經濟糾紛案件而有經濟犯罪嫌疑的,法院應裁定駁回起訴,將有關材料移送警方或檢方。貴陽市南明區人民檢察院3日稱已“第一時間指派檢察官提前介入,了解案情,引導偵查”。

  研判案件走勢,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副教授姚海放指出,刑事責任方面,三名犯罪嫌疑人涉嫌冒用老干媽公司名義與騰訊公司簽訂合同,騙取騰訊公司財物,構成合同詐騙罪。民事責任方面,如果老干媽公司完全不知三名犯罪嫌疑人偽造公司印章、對外簽訂合同等事實,則不承擔民事責任;如因三名犯罪嫌疑人的行為一度使公眾產生對老干媽公司經營或償債能力的疑慮,使老干媽公司遭受損失,其還可以向三名犯罪嫌疑人提起侵犯商譽而要求賠償的訴訟。

  透過“逗鵝冤”,法學界聚焦于“表見代理”這一法律問題。指的是雖然行為人事實上無代理權,但相對人有理由認為行為人有代理權而與其進行法律行為,其行為的法律后果由被代理人承擔的代理。朱逸聰說,結合警方通報來看,三名犯罪嫌疑人可能涉嫌詐騙罪、合同詐騙罪、偽造公司印章罪等。他們雖涉嫌刑事犯罪,但其簽訂的合同不一定都無效。如果法院認定合同有效,并根據事實判斷三名犯罪嫌疑人的行為構成表見代理,老干媽公司需要向騰訊公司承擔合同責任。

  姚海放提醒,面對首次進行商業交往的對手,騰訊公司不僅未能查詢當事人信息及授權情況,且在合同中未要求對方交付保證金或者進行分期付款,實是對合同風險控制的失策,希望此案讓商業經營者引以為戒。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

贊助推薦

#第三方統計代碼(模版變量)
足彩胜负彩奖金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