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市場資訊 > 行業新聞

地攤經濟風靡背后:小微信貸難題初破局

發布日期:2020年06月08日 點擊:

經過對全國超過15萬家小微企業及個體戶的調研發現,疫后小微企業及個體戶的資金需求突出,但絕大部分扶一把就能活。

販夫走卒、引車賣漿,自古有之。在被國務院總理李克強點贊為“人間的煙火,中國的生機”之后,地攤經濟、小店經濟開始迅速升溫。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特聘研究員董希淼4日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應將“路邊攤”和“夫妻店”等經營主體納入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支持范疇,鼓勵金融機構創新合適的產品和服務加大支持。

在統籌推進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的特殊時期,“地攤經濟”緩解就業壓力,增加低收入群體收入。

5月31日傍晚,武漢保成路的夜市再度開張。武漢之外,全國多地都出臺了相關政策,允許擺攤設點。今年3月,成都市出臺措施,允許流動商販販賣經營、允許設置臨時占道攤點攤區,截至5月21日,成都上述措施增加就業崗位超10萬個。

數字技術助推小商家生意恢復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4日從支付寶獲悉,地攤經濟放開后一段時間,平均每天有十幾萬人開通支付寶收錢碼做生意。

截至5月底,全國已有1200萬小店和路邊攤收入實現同比增長,其中支持支付寶消費券核銷的小店,流水比發券前一周環比增長高達73.4%。

記者也從微信支付方面獲悉,截至5月31日,微信支付“小店”交易達到歷史最大峰值,對比今年1月期間:全國小商家數環比增長2.36倍,全國小商家交易筆數環比增長5.1倍,成都市小商家交易筆數環比增長6倍,廈門市小商家交易筆數環比增長8.8倍。

在微信平臺,活躍著超過5000萬個體商戶與商家,微信支付還將發布“全國小店煙火計劃”,通過線上線下一體化、福利補貼、商家教育指南、物料營銷支持四大扶持政策助力中小微商家低門檻實現數字化經營,加碼小店經濟,支持地攤經濟。

地攤、小店絕大多數都是個體經營者。北京大學數字金融研究中心通過支付寶數據測算出,在疫情防控形勢最為嚴峻的2月,全國范圍內個體戶的營業額下降到預期值的50%,而3月以來,大部分地區已恢復8成。其中,數字信貸發展水平每增長1%、疫情對經營的沖擊減少2.57%;通過杭州案例則發現,消費券發放后杭州市個體戶活躍數量恢復率提升16.9%。

“地攤經濟不能簡單地理解為占道經營,現在已經進入數字時代,應該發展數字化經營的新地攤經濟,積極利用移動支付、數字金融、消費券等數字經營工具來降本提效。”北大國發副院長、數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黃益平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支付寶的數據顯示,在各大城市中,廣州、上海、杭州、成都、深圳實現V字反彈的小店數量最多;鄭州因為消費券的帶動作用,反彈小店數量在北方位列第一;武漢在解封兩個月后,小店經濟也在迅速回暖,有15萬小店和路邊攤實現5月收入同比增長。

杭州餐飲店鋪小碗盞負責人常澄嫻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消費券是自己生意V字反彈的起點,“使用消費券后,對比上一個月,營業額能提高30%左右?,F在我開始在手機上加推優惠券和套餐。”

在武漢,解封已經有60天,小店經濟也在快速恢復元氣,支付寶數據顯示有15萬家武漢的小店收入逆勢增長。

支付寶方面表示,疫情沖擊反而催生了一大批線下小店數字化轉型:接入外賣拓展客流,開通無接觸貸款,支持消費券核銷等。數字化轉型越徹底的小店,抗風險能力就越強,也越容易實現V字反彈,支付寶的目標是在3年內讓4000萬商家轉型成為數字小店。

超4成小店通過互聯網銀行融資自救

根據全國工商聯5月8日發布的《2019-2020小微融資狀況報告》顯示,經過對全國超過15萬家小微企業及個體戶的調研發現,疫后小微企業及個體戶的資金需求突出,但絕大部分扶一把就能活。

其中,40.5%有資金需求的長尾小微經營者在通過互聯網銀行融資自救;70%獲得貸款的小微經營者認為精準“滴灌”無接觸貸款有實效,平均1塊錢利息能產生約2塊錢利潤;82.3%的微型企業和個人經營者認為,貸款可得率明顯提升,現在貸款相比三年前更容易。

調研發現,在有融資需求的小店中,73.7%的需求在50萬元以下,96%在100萬元以下,只要給予一點支持,就能邁過難關。

一個武漢寵物食品店老板,在30天跑遍了30家銀行,銀行也想幫他,也有扶持政策,但有的因為網點關門沒辦法面簽、有的因為他封城期間沒有流水無法評估額度,最終都落實不下去,只有一家銀行貸給他6萬元。最后他通過網商銀行無接觸貸款,借到46萬元。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理事長、社科院學部委員李揚也在報告發布現場表示,“讓大銀行去幫小微企業是不現實的,實際執行上各種技術問題,落實不下去。我們應該大力推進金融科技在小微企業融資問題上的應用。”

大行小微增速高于40%的挑戰與機遇

疫情沖擊下,商業銀行小微貸款增速要求正在被監管逐漸加碼。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強調大型商業銀行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增速要高于40%。而去年政府工作報告要求大型銀行2019年小微企業貸款增長30%以上。

也就是說,今年不低于40%是在上年較高基數上提出的,連續兩年快速增長,要求并不低,有一定挑戰。董希淼表示,這背后也蘊含著金融科技的新的市場空間,因為銀行只有與金融科技合作,才能做好小微。

銀保監會的統計數據和年報數據顯示,2019年,我國銀行業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余額達11.6萬億元,較年初增速25%。大型銀行較好完成小微企業貸款增長30%的任務,如中國建設銀行2019年普惠金融貸款余額達9632億元,接近萬億,較上年增加57.9%。

盡管如此,對于40%的增速要求,國有大行普遍表示壓力較大。

一位國有大行的小微部門相關負責人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從一季度的數據來看,雖然達到40%增速對他們來說問題并不大,但關鍵是在風險控制方面,重點在如何選擇客戶。因為部分中小企業生產萎縮,訂單減少,正常情況下會相應減少資金需求。

“不良產生會有6個月左右的滯后。在目前形勢下,不良肯定會逐步上升,是否會飆升得看每個行的風控水平。在目前情況下,迫切需要政府增信。”前述負責人表示。他認為政策要真正落地,離不開一系列的配套措施。

一位銀行小微部門的負責人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稱,目前銀行小微貸款業務面臨的挑戰有三點,“一是根據我們今年3月份對小微企業的調查顯示,受疫情影響,小微企業開工率低,投資意愿下降,融資需求不足;二是同業紛紛加大小微企業信貸投放力度,市場競爭壓力加大;三是受訂單取消、供應鏈不穩定等多重因素沖擊影響,一些小微企業遭遇經營困難、風險加大,資產質量面臨考驗。”

還有一個普遍的共識是,小微企業如此長期的低利率是不可持續的。

“現在小微抵押貸款利率都比住房按揭貸款利率低了。即使不考慮風險壓力都很大。而且風險具有滯后性,因此在今年還沒反映充分,明年才會顯現出來。”一位銀行小微部門負責人表示。

一位城商行小微部門負責人表示,城商行主要是增量擴面,提質降本,重點關注的是首貸戶占比、無還本續貸。而大行40%的小微增速規定“意味著大行更要跟我們搶市場了,他們又有資金成本較低的優勢,價格整體下移不可避免。監管對城商行的小微增速雖然并沒有定量的規定,但其實也有兩增兩控、制造業、民營企業、首貸戶、三張清單等一系列考核指標,而且人行還列入MPA考核,約束還是非常強,還有讓利減費的要求。我認為壓力前所未有。”

排列7玩法